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或成塑料管材原料

2017-06-12 08:39来源:湖北网络广播电视台

本文导读:最近网上爆出了百吨医疗垃圾流入市场,涉及多个省份。据悉医疗垃圾经过非法加工或成为塑料、食品、文化等领域的原料。医疗垃圾处理存在严重漏洞亟待补齐。

  我们都清楚医疗用品大部分都是属于一次性,那么这些医疗垃圾是如何处理呢?最近网上爆出了百吨医疗垃圾流入市场的消息,一起去看看吧。

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百吨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医疗垃圾处理

  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从多地不同医院流出的肮脏的输液袋、尿袋,夹杂着医用手套、棉签甚至注射器和针头,被人加工成再生塑料原料,从湖南流向河北等地……6月5日,湖南省高院通报一起典型案例:法院一审认定有140多吨医疗废物和医疗垃圾在湖南省汨罗市古培镇一个隐蔽的农家小院内,被犯罪分子仇某等人碾碎后,销售给其在河北廊坊等地的“下线”。此案共有来自湖南、湖北、河北、江苏等地的12人因“污染环境罪”获刑。

  让办案民警不安的是,当这些犯罪嫌疑人落网时,有很多被环保机构认定属于“危险废物”和“有毒物质”的医疗垃圾或废弃物被其下线收购,加工成为难以辨认的塑料颗粒——蓝丙料,甚至有的可能已变成塑料制品流向市场。记者追踪半年发现,这条犯罪链条暴露出我国医疗废物的分类、回收、处置环节依然存在漏洞、安全隐患丛生。

  医疗垃圾查获现场

  2016年4月初,汨罗市环保局接到举报,说村里的仇某和几个人非法加工医疗垃圾。他们立即派出执法人员赶到现场,一举查获了50多吨医疗废物和医疗垃圾。

  “黑作坊”有人对执法人员供述,他们从废品市场零星收购医疗废物,经过初步人工分拣、清洗、粉碎等工序加工再出售给下线牟利,这些东西主要用于制造塑料制品的原料。

  汨罗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任上夫告诉记者,涉案犯罪团伙分工合作明确,犯罪链条横跨湖南、湖北、河北等地。

  民警调查发现,罪犯仇某与“合伙人”霍某在未取得任何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在仇某位于古培镇杨柳村的住房后院开作坊,并雇用付某等人加工。作坊加工医疗垃圾与废物,基本不经过消毒处理。

  有办案人员说,这类作坊为了多挣钱,连感染性医疗废物如一次性注射器都拿来破碎后作为废塑料出售。有作坊工人交代,他们加工的原料中甚至曾有做透析用的尿袋,有的里面还存有病人的黄色尿液。他们加工的“产品”收购价格大约每吨2000元,分拣、清洗、破碎后,在河北廊坊的塑料市场可卖到每吨近5000元。因为利益空间可观,参与者甘冒风险。

  受访执法人员说,在汨罗这个“黑作坊”下游,河北廊坊人高某等人是“大主顾”。这些人之间的交易,一单少则几吨、十来吨,多则几十吨。危险的塑料医疗废物和垃圾从湖北、湖南流入河北后,就被加工成了颗粒状的“蓝丙料”——蓝色PP再生料。至此,执法人员就很难再查到这些物质的最终去向。它们可能成为塑料管材原料,也可能成为在文化、娱乐、食品、医疗、材料、居室装饰等领域应用很广的“高透材料”,这令执法者深感揪心。

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百吨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医疗垃圾处理

  医疗废物非法流出追因

  汨罗市公安局政工室主任王云介绍,这起非法处置医疗废物和垃圾案牵涉甚广。汨罗市公安局成立由治安大队牵头的专案组,通过前期走访调查与对仇某的审讯,专案组民警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窝藏点。

  历经半年,民警奔赴湖南郴州、湖北宜昌、广东佛山、河北廊坊、江苏宿迁等地,将十多名犯罪嫌疑人抓获,但还有多人在逃。

  多个现场缴获的赃物显示,很多输液袋、血液袋、药瓶等来自湖南湘潭、株洲、衡阳、郴州及湖北远安县、襄阳市等地医院,且绝大部分为公立医疗机构,很多还是三级甲等医院。

  记者追踪获悉,多地公立医院物业公司、保洁公司涉案。

  任上夫介绍,2015年10月份以来,犯罪嫌疑人戴某多次从怀化市一家大型医院物业人员手中低价收购混合有一次性输液器、注射器、针头等的输液袋,并请人在医院就地分拣后运回自家的收购点,再转手卖给下家,累计重达几十吨。类似的情况,还涉及湖北宜昌市一家大型医院,其交易量累计也有好几吨。

  记者在多家公立医院蹲点调研发现,按要求,医院各科室会按照相关规定先对医疗垃圾分类,再送往专门的储存室存放,医疗废物和可回收的垃圾都会分门别类地存放好,然后交给有资质的专业公司清运。但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医院“默许”医院护工、物业人员倒卖医疗垃圾,已成为“潜规则”。

  一位警方知情人士透露,这起案件牵涉面广,案情复杂,尤其是牵涉多省的医疗机构、企业和社会闲散人员,调查难度很大。相信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还会有很多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百吨医疗垃圾流入市场 医疗垃圾处理

  医废处置漏洞亟待补齐

  根据《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医疗、预防、保健以及其他相关活动中产生的医疗垃圾必须先在医院进行分类,其中5大类医疗废物必须送往具有资质的医废处置中心焚烧销毁,而输液袋、输液瓶等医疗垃圾则可以进入资源回收利用市场。

  记者在环保部全国统一规划的省级危险废物处理项目——衡阳危险废物处置中心看到,医疗废物被专门车辆运进厂区后,经过134摄氏度左右、40分钟高温蒸煮处理,经实验室灭活检验分析达标后才能填埋。为了避免填埋物“二次流失”,未来还可能被送往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焚烧。

  徐树立说,由于具有急性传染、潜伏性污染等特征,医疗废物处理必须高度谨慎。若处理不当,容易成为医院感染和社会环境公害源,甚至可能成为疾病流行的源头。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医疗垃圾回收、运送、处置等环节乱象丛生、隐患重重。

  一是,部分医院医疗垃圾分类工作缺位。环保部门例行检查发现,一些医务人员没有将尖锐性医疗废物(如针头等)、具有毒性的医疗废物与一些可回收的医疗垃圾分开,分类工作仍不到位。

  此外,目前很多大医院委托保洁公司或物业公司进行医疗垃圾处理,因利益驱动、素质参差不齐、对法律法规不了解等原因,一些保洁人员不愿费力进行分类处理,甚至可能故意将危险的医疗废物掺杂到医疗垃圾里,以增加卖出去的医疗垃圾的重量。

  二是,清运、处置环节监管漏洞凸显。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告诉记者,在不少偏远地区的县城医院、乡镇卫生院,由于医疗垃圾往往需要收集转运到市一级的医废处理中心,处置麻烦,这些医院就容易把医疗垃圾混入生活垃圾中倒掉,或偷卖给来收医疗废物的“黑作坊”。

  湖南卫计委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如今一个人口大省有几万家医疗机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监管的医院存在点多、面广、线长的特点,监管不可能做到无死角。

  针对目前医疗废物在“黑市”出现屡禁不绝的现象,受访专家建议加大惩罚力度、完善设施配套、强化监管。

  首先,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改变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现状。刘帅表示,《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对一般医废处理违法行为的处罚较轻,法律处罚威慑力相对较小。

  中国环科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所长王琪建议,加大处罚措施,提高违法成本,强化医疗机构领导管理负责制,倒逼医疗机构主动作为,防堵漏洞。

  其次,完善医疗废物处置的基础设施配套。刘帅介绍,目前多地县乡一级都没有医废处理中心,医疗废物的收集运送处置成本高、效率低,医疗机构、转运企业缺乏动力进行正规处理。

  再次,健全监管部门工作联动机制。记者调查发现,医疗废物在分类、清运、处置环节漏洞丛生,而环保、卫生等部门对医疗废物回收处置的监管仍存在“各管一头”的问题。

  “医疗废物还在医院里时,由卫计部门负责监管,出了医院大门,就由环保部门监管。这要求环保和医卫部门必须加强联合监管,建立联席制度,堵住环节漏洞。”刘帅说。

  王琪等受访专家认为,执法部门必须调查清楚涉案医疗垃圾倒卖利益链条,追究责任,找出漏洞,排查隐患。尤其要从源头上进行把关,确保医疗垃圾和医疗废物不违规外流进入市场。

  此外,公安部门在调查案件时发现,医废的“产业链”上下游范围较广,往往涉及到不同的地区甚至多个省份,一些地方对医废问题不重视,对当地企业包庇纵容导致案件难以顺利调查,应加强全社会尤其是政府部门对医废问题的重视,让其无处容身。

  最后,还应进一步规范对可回收医疗垃圾的分类和处置方法。多位受访专家认为,由于医疗废物非法流出对环境、对普通消费者的健康威胁都是巨大的,建议严格控制其回收利用,提升可回收利用的医疗垃圾的划分标准。同时,建议进一步严格管理医疗垃圾回收流程,对其回收主体、再生产主体进行筛选,实行特许经营,并规范其分拣、清洗、利用等全过程。

  推荐阅读:

  医疗垃圾成餐具 加工餐具流向何处

  医疗垃圾流入黑作坊 输液袋制成塑料杯

(责任编辑:陈加勇)

  • 常见病
  • 儿童
  • 老人
  • 女性
  • 男性

网站地图|推广合作|网站简介|隐私政策|联系我们|招聘|免责声明|投稿|给99健康网提意见

1.0